第一百四十六章 疯辣不减

?热门推荐:
????尹陌堂上的众将士大惊,他们不是为尹陌担忧,而是倘若他死,那么他们就没了解药,他们的家人也会死去。于是他们齐齐拔剑拥上,燕池见了抬手挥掌,将众人齐齐击飞,手下好不留情,顿时大堂上人便死伤一半。

????他可没有尹川那般的优柔寡断,如果不是尹川那般的慈心泛滥,就不会有那孩子母亲刺杀他,就不会有月心替他解围,所以,今日该出手时,他燕池绝不手软,于是他的重光剑剑光凌厉,果断地刺向了尹陌,刺向了这个长着一副俊美的脸盘,流着高贵的皇室血脉却没有一丝人性,对百姓苍生没有半点怜悯之心的男人。

????就在月心转身挣开尹陌挽着他的手时,就在那剑刺向尹陌脖颈时,却听“叮——”地一声,一支金翎飞来硬生生挡开了燕池的剑。尹川的声音随之传来。“且慢。”

????众人惊诧,什么人竟能挡住燕池的重光剑,仅仅用一根羽毛般的金叶子。却见尹川一袭白衣飘然落下,怀里还抱着一个姑娘,燕池看了一眼,他抱着昏睡的穆紫彦,他有些吃惊,不是因为穆紫彦,而是尹川手里抱着人却还如此轻松地挡了击开了他的剑,这是怎样的内力。但他有些恼,有如此强的修为,为何让琼川变成这般地狱般的模样,为何偏偏是非不分地到处救人。

????见到尹川的尹陌,心里大喜,他一把拽住想挣脱他的月心,刚刚一刹那,他才发现月心是陪着燕池做了戏,他以为燕池定能杀了他,不料这个慈悲为怀的尹川却救了他。

????“怎么,我的尹川哥哥,这是又要将我关到那个渡心洞成佛不成?”说着他的手拂上月心肩膀,手上的匕首抵上了月心的胸口。

????燕池吃惊,随即听月心“啊——”地一声,她手握住了那匕首,胸口溢出鲜血,瞬间目光惊恐,脸色惨白,嘴角渗出血渍,痛苦地看着尹陌,不,看着尹陌身后的燕池。

????与此同时,尹川一声叹息,手腕飞转,一支金翎飞出,直击尹陌的额头。

????尹陌应声倒地,临死前目光死死地盯着月心。

????“额——”地一个声音响起,发出这一声的不是月心,不是尹陌,却是昏晕了几乎一天的穆紫彦。她醒来后,发现后脑勺有些疼痛,人却躺在尹川的怀里,身边竟然是抱着一个女子的燕池。

????穆紫彦站到了地上,看着燕池伤痛欲绝地抱着一名女子,喊着“月心,月心。”大堂之上躺着诸多尸体,她不知从何问起,转身看着尹川喊了一句“尹川大哥,这是发生了何事,这是在哪里,我为何会晕睡过去?”

????尹川没有答话,他刚刚还是出手杀了自己的同胞兄弟,他该早些出手,尹阡说得对,尹陌比入了魔的人更像魔,他已经没有了一点人性,没有了一点悔改之心。大堂里一片寂静。

????“燕,燕池,嗯,”月心睁开眼睛喊着燕池,口里吐着一口又一口的鲜血,她挣扎着伸出手,想抚摸燕池的脸颊,燕池握着她的手,送到自己的唇边,只听她努力地说道“你这个石头,我,我多想成为你的,你的妻。”话没说完,手已经垂下,眼睛也流着泪缓缓地闭上。

????“月心,”燕池见她话没说完便含恨而去,大声喊了一声,紧紧地将她揽入怀里,这次来琼川,萧寒一路跟他讲述了暮雪的事,让他珍惜眼前人,他一路上北虎崖也是想让她别胡闹,他想带她走,却不想她竟然就忽然这般地死了。

????他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,那个女扮男装混入岭西大营里,与他同吃同住同醉同练兵了半年的月心,那个不顾琼川月夕宫礼制,千万里也追寻到东岳,要见他一面的月心,那个一心要嫁给他这个对他冷漠不睬的月心,竟然就这么死在了他的怀里。他后悔了,纵使她是琼川圣女又如何,纵使她被万人唾骂又如何,他娶了她不听不见,她开心就好,

????“尹川,你为何要阻拦我,”不知过了多久,抱着月心的燕池抬头冷冷地质问燕池,如果刚刚他不出手阻止,他可以一剑将尹陌杀了,外面的士兵,崖上的弓箭手,对他燕池来说算了什么。

????正沉浸在魔与佛参悟之中的尹川,被燕池这一声唤回神,他看了看燕池怀里,微微抖动着睫毛的月心,心下莞尔,开口说道“月心生死都是月夕宫的人,燕池逾越了。”

????“你,”燕池脸上青筋突起,抱着月心道“月心生死都是我燕池的人,看谁敢拦我。”说完抱起月心便要往外走。穆紫彦真想告诉他,那月心的心跳明明很是正常。

????尹川看着燕池不想言语,他拉着穆紫彦便欲先离开,堂上一众人却拦在了他面前“陛下,陛下。”

????“虽说是招幽给尹陌的毒药控制了你们,但那十几个寨子的人,你们不该杀。”尹川看了他们一眼,不温不怒地说一句话“你们的家人我会救,但你们不可恕。”说罢,衣袖扬起,那些人便无声倒下。

????燕池看去,他们已经经脉俱断。刚刚他还想质问他,想显出重光剑与尹川斗上一番,但如此看来,尹川这个子翼星不容小觑。

????“燕池,你确信要带月心走?”尹川出手的刹那,人挡在了燕池离开的道上。

????燕池周身寒气升腾,抱着月心的手紧紧攥起,“尹川陛下若要拦,燕池不介意奉陪”说着手中显出了重光剑,眼睛露出无畏和绝杀,不知是月心的死让他太过伤痛,还是尹川的强大让他太过注意力集中,他竟然没有看到,怀里的月心竟然偷笑着睁开一只眼看着他。

????尹川配合燕池的剑拔弩张,嘴角轻启,“如此,朕成全你,”说罢,悠然地显出手中的子翼剑,一时间,两把闪着光芒的剑将本已漆黑的夜空照得格外明亮。

????燕池看着尹川,看着他那神情自若的气度,有些气恼,怎么子翼星有这般的修为,怎么他们的阏逢星还未出现,他若出现,会是什么样的人物,什么样的修为。

????“尹川,子翼星,我知道你修为不浅,但又如何,我燕池,作为火云军的重光星,会惧怕谁?”

????想着这些,燕池缓缓放下月心,在月心额间不舍地亲吻了一番,柔声地说道“月心,是我误了你,燕池这次誓要将你带走。”

????说罢站起身来,扬起重光剑。

????尹川也扬起了子翼剑,穆紫彦大惊,挥出自己的赤羽剑正要阻挡,却见二人剑光闪处,不是攻向对方,而是攻向他们对方身后不远处的山岩。

????山岩处飘然站立的开阳和玉衡未及提防,剑气袭来,各自跃向身后的砂石之中,落地之时,空中缓缓飘落几缕银色的发丝,几片银色绸衣,还滴了几滴鲜血。

????被尹川剑气伤了后背的开阳有些怒色“尹川,这女子已经死了,你也不让重光星带走,是不是太过无情?”他看向穆紫彦,心里盘算着离间他们,趁机对穆紫彦下手。

????尹川收起了剑,看了燕池一眼,不愧是火云军的教习官,能跟他有如此默契,“哼,我只知道,火云军已经在赤羽的帮助下攻向了狼居山”

????“狼居山?哼,阏逢星还未出现,他们连天乾阵都布不了,痴心妄想,”开阳冷笑。

????“月心,宫主?”刚刚才跟着萧寒、潘鱼儿快马加鞭赶来的望月,见到躺在地上的月心,大声喊着跑了过来。

????萧寒和潘鱼儿见尹川和燕池跟开阳二人对峙,即刻显出了自己的剑。“不仅狼居山,火云军即刻会攻上落桦林,如果你们不交出尹妃,大军还会攻上极净岩。”

????听了萧寒笃定的话,开阳和玉衡互相看了一眼,便向身后跃了出去,“尹川,火云军攻上极净岩之日,就是燕池杀赤羽凤凰之时,你还会帮么,哈哈哈。”

????穆紫彦不明所以,燕池他们为何要杀了自己,但看开阳他们离开,总算心里放松了下来。再看看望月摇着月心,她对燕池说,“我在火云军里待过,与燕池也是同袍战友,心中有爱的人怎么会杀了同袍?”

????燕池不理睬开阳的话,也不知道如何回复穆紫彦,毕竟开阳说对了一半,到了攻上极净岩时,穆紫彦是要浴血的,但拿剑刺向她的,绝不是他燕池。他抱起月心,对尹川恭敬地说道“月心生前一直说要嫁给燕池为妻,如今燕池想圆了她的夙愿,请尹川陛下成全。”

????尹川看着燕池,看着月心一身嫁衣,便说“不行。”

????众人都很失望,穆紫彦也有些急,成全两情相悦的人是多美的事,却听尹川又道“除非你们救了月夕宫的人,配出解药解了招幽给尹陌的毒药,我便免了月心宫主身份,准她自由。”

????燕池听了精神放松下来,穆紫彦却走到他面前郑重地看着他问“燕池,你以后会负了月心吗?”

????潘鱼儿和萧寒不解,这是逼燕池以后守着一个已经死去的人,不许再娶么,却听燕池道“不会,燕池此身不负月心,从此一心效命火云。”

????“火云,又是火云,你一心效命火云就是负我。”月心在燕池怀里忽然生气地睁开眼,开了口。燕池见她没事,见穆紫彦和尹川看着他笑,既欢喜又恼怒,正欲放下月心,却见月心抱着他的脖子。

????“放手,下来”燕池恢复了从前的冷漠,手却抱着月心怕摔着她。

????“不放,”月心拒绝,转身在燕池怀里蹭了蹭,擦干了嘴上的血渍,对他绽开灿烂的笑容。

????“你,放手”燕池再次说道,手已经松开。但月心却抬头便吻住了他的嘴唇。

????穆紫彦见了,觉得这月心性子可爱,比她还率性,竟然当着这许多人的面便亲上了燕池。

????潘鱼儿看着他们却不自觉的站到了望月身边,“你们宫主果真疯辣不减当年啊,碰到燕池,真是一物降一物。”望月脸红着笑而不答,却剜了潘鱼儿一眼。

????萧寒转开目光问向尹川,“尹川陛下,为何火云军忽然全线攻打北桑?您和火云如何打算。”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