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章 无声岭

?热门推荐:
????拂衣一向认为死不是最可怕的事,“好死不如赖活着”这种话不适用修士,失去修炼的希望成为废人一个才是最沉重的打击,无论从肉身还是精神上都能摧毁一个人,特别是辛无真这样自视甚高之辈。

????他以为自己能靠实力与手段走上人生巅峰,结果还开始攀登就跌落谷底,只能眼睁睁看着修炼大门在面前关上,还是锁死的那种。

????这种打击必会让他心态崩掉,最让人放心的是,这世间不存在让人重焕新生的灵丹妙药,现在没有,数百年后也不会有。

????一旦成为废人,那就只能维持废人状态直到咽气。如钟家这般有底蕴的家族,都无法为嫡支精英找出重修的方法,辛无真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小炼气期更加不可能。

????“我明白了。”宋鸿远从拂衣毫不掩饰的阴险笑容中,看到了一种赤果果的暗示。他知道这是让他不要下死手,留着一口气任他苟延残喘。

????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被恨意啃噬,在脑海中演绎了无数场杀掉辛无真的画面,但此刻他意识到复仇确实不止杀人这一种方式。

????另一种方式看似仁慈,实则更加残忍。那就是让对方一直处于对死亡的恐惧中,不知什么时候能结束,甚至期盼着早点了断,却连自我了断的能力都没有。

????宋鸿远没有再多言,更没有说有缘再会一类的客套话,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飞驰,这一回没有再喷血。

????“拂衣啊,你当真把禁制解除了?”钟韵半眯着眼,满脸怀疑地盯着拂衣看,见她一副问心无愧的模样,又觉得自己多半是想多了。拂衣有时候爱忽悠人,但大体上还挺靠谱,说出来的话至少能信七八成吧。

????谁知这念头刚在脑中晃了一圈,钟韵就被啪啪打脸。

????“我傻啊?当然没有解除啦。只要辛无真还有一口气在,就不能让他脱离我的掌控,哪怕变成凡人也不行。”拂衣哼哼两声,拍了拍钟韵的肩。“傻孩子,我对旁人说的话你就信个两三成吧。”

????钟韵:“”好吧,是她被光环迷了眼,太高估拂衣的正义值了啊。

????-

????一月后,拂衣与钟韵来到无声岭附近,没日没夜的奔波让两人精疲力尽,好在目的地就在前方,终于能够安心修整一天。

????埋入阵盘聚起严实屏障,拂衣懒懒地打了个呵欠。还未进入筑基期,做不到不眠不休不饮不食,近日打坐修炼都有些打不起精神,她实在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上一觉。

????钟韵也累得够呛,眼皮耷拉着,头一点一点往下坠,好不容易强撑着没有睡过去。

????“拂衣,你真能确定秘藏在这里么?”钟韵揉了揉眼睛,动作缓慢地平躺在柔软草地上,曲着一只腿,另一只搭再膝盖上有一下没一下晃悠着。

????“这回有九成把握吧。”拂衣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句。

????钟韵听到这话连困意都散了许多,忍不住闷闷地笑出声来。

????“第一次走到通天谷,你说有十成十的把握,结果里面什么都没有。第二回到银月泉,你说有九成五的把握,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。这回又减少五分把握,听起来就很不可靠啊。”

????拂衣也很无语,本想着云微岛西南方并无多少符合要求的地方,金丹期来回三五天脚程,那便只有通天谷,银月泉和无声岭了。无声岭距离金翼虎的地盘太近,拂衣首先排除了这里,没想到最终还是得绕过来。

????“好好的幽静之地不选,非要挑这么危险的地方,唉,也不知道那枚令牌能不能开启阵法,若是不能,破阵就很麻烦了。”钟韵说着忧愁地看向远方,她的符宝太高端,有时候真是让她犯愁啊

????符宝动静实在太大,一旦激发就会引来化形金翼虎,到时候别说盗宝,人家在远处扇扇翅膀她们就得死。

????拂衣倒是没有太担忧,闻言再次打了个呵欠。“怕什么,若令牌不是此处钥匙,我们就去北边找另外一处。按照贾千诚的德行,多半会把这里的钥匙放在另一个秘藏里。”

????无非就是多花费些时间罢了,她们暂时还不用着急。路过云微岛时,两人佯装打扮了一番,进入微云岛内探了探消息。

????贾千诚已有两月不见踪影,山庄里的内卫对此讳莫如深,岛上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。

????拂衣与钟韵得知这消息,才放心大胆地前往第二处秘藏。贾千诚要么在灵蛇一族的蛇窝窝里,要么是在戾霄的鸟爪之下,不管是哪一种情况,都不可能轻易脱身。

????“嗳,你听没听见什么动静?”拂衣忽然坐起身来看向远方,她总觉得耳中嗡嗡作响,地面也隐有颤动。

????钟韵却似什么都没有察觉,摇摇头道:“没有啊,你该不是困得产生幻觉了吧。”

????拂衣运转灵力强行驱散倦意,恢复清明之后,刚刚感应到异常确实不见了。“应是我听错了。我们轮流值守,都睡一小会儿吧。”

????钟韵点点头,正要让拂衣先睡,地面忽然剧烈地晃动了三下,这回动静又大又真切,绝对不是因困顿生出的幻觉。

????“该不会是金翼虎吧?我们还什么都没做呢!”钟韵倏地跳起身,在阵法屏障内蹦跶着想要看得更远。

????拂衣的神识迅速铺向远方,小心翼翼又精准无比,进阶炼气圆满之后,她能毫不费力地看到十里外的一切,比起筑基初期修士都不差。

????在神识的边缘,她捕捉到了极为混乱的气息,有一阶妖兽,有炼气修士,一倒探不清是哪一方在追赶,哪一方在逃命。

????“有乱斗,我们先撤。”拂衣不想掺和无关紧要的战局,收起阵盘就想离开。

????两人不打算走远,默契地沉入地底深处,打算等到乱斗转移了战场再钻出来进入无声岭。黑暗无光的地底有着与别处不同的沉闷,因为距无声岭太近,这里的声音都似传不开,只要不嚷嚷着说话,四处都是死寂。

????拂衣迅速下潜,神识在脚下不远处探到了一缕一闪而逝的光。“下面有阵法,这里该不会就是秘藏地点吧?”

????听到拂衣传音,警戒上方的钟韵跟着探了一探。“这回准没错了!等上面的乱斗结束,我们就试试看这枚”

????话还没说完,整块地皮连带着两人一起被掀飞,拂衣从高空坠落时只觉她的悲伤快要逆流成河了

????好不容易才发现的宝藏啊,还没碰到阵法的边呢,就这么大咧咧地摆在十头妖兽和十二名修士面前了!这样看来,这些妖兽和修士才是天道的亲儿女好吗!